無創超聲刀
治療乳房纖維腺瘤

病例分享

無創超聲刀治療乳房纖維腺瘤

患者分享他們的故事

每位患者的病史都是獨特的:閱讀患者的心路歷程,並找出他們選擇無創超聲刀治療乳房纖維腺瘤的原因。

珍妮,39

「胸悶的感覺亦完全消失了! 

閱讀更多 ›

「我在14歲時被診斷出胸部長有硬塊,起初我被告知硬塊為脂肪囊腫,經期時會變硬並帶來不適感,但我不認為需要切除它,而當我意識到它不會造成危險時,我更加確定我不會進行手術。因為這個腫塊,我不希望我的乳房被觸及。我不知道腫塊有多大,但可以從外觀上看到它。縱然後來我的伴侶亦注意到它,但我只是公開地向他解釋,並繼續任由腫塊伴隨我一段很長的時間。直到我30歲左右,我的婦科醫生說:「我們需要移除它。」因為腫塊已經增長至3.5厘米,她認為這有可疑。然後,我進行了穿刺活檢,結果顯示是良性纖維腺瘤,並會一直保持良性狀態,此時,我再一次確切地拒絕進行手術。

一個偶然的機會,我在報紙上留意到無創超聲刀可以縮小纖維腺瘤而不需要進行手術。我對自己說:沒有全身麻醉而且不用開刀 – 我要接受這個治療。雖然我的纖維腺瘤沒有對我做成任何困擾,但我仍然認為只要不用進行手術,最好還是接受治療。後來我到了無創超聲刀治療中心獲取更多資料並預約。

治療當天,中心熱烈地歡迎我,醫生們已經事先跟我詳細解釋治療過程,治療中不太可能會有什麼問題,所以我並不擔心。醫生表示在治療過程中我必須保持靜臥,因為少許移動都會導致無創超聲刀出於安全理由而停止,需時去重新啟動無創超聲刀,他們可以為我注射鎮靜劑,但我認為我能夠一直保持姿勢,因而拒絕。而治療過程中,當超聲波聚焦在我的結節時,我感覺一點點熱和輕微的刺壓感,雖然我對疼痛非常敏感,但這種輕微的刺壓感並不對我構成問題。治療後我可以立即進行任何活動,並沒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。我能夠正常戴上我的胸罩,治療部位僅有一個小瘀傷而已。

在治療之前,我從來沒有自己檢查纖維腺瘤的大小形狀,我並不留意我的纖維腺瘤,因為我知道它不會構成危險。但治療後,我注意到它明顯縮小了。
現在纖維腺瘤已變得非常小,從以前的3.5厘米縮小至大概1厘米,胸悶的感覺亦完全消失了,纖維腺瘤的組織由硬變軟,再不會造成不適感。

如果我再有纖維腺瘤需要治療,我肯定會選擇無創超聲刀。」

莫妮卡,32

「我能再次與我的兒子玩耍,把他抱在我的懷裡,那對我來很重要

閱讀更多 ›

「我偶然發現我的胸部長了腫塊。那是在2009年,晚上我躺在床上轉身,把手放到乳房的一側,突然我感覺到它。我真的很害怕,我知道它也許是癌症,我需要檢查。

我的婦科醫生用超聲波掃描做初步檢查後,十分肯定我不需要擔心。但是我真的很害怕,因此我再接受了穿刺活檢

檢驗報告明確地指出這是一個纖維腺瘤,我的乳腺醫生告訴我可以選擇切除它,她同時認為如果懷孕的話纖維腺瘤會因為激素而產生變化。而我確實想要個孩子,所以我決定等等,因為腺瘤好可能會縮小。我十分害怕手術並會做任何事情去避免手術!我幾乎任何時間都在檢查我的腫塊,觀察它有否變化,這構成很大壓力,我很害怕。

然後,我的兒子來到這個世界。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,我沒有注意到腫塊有任何變化。我沒有用母乳喂養,它只是沒有發生,並不是因為我的腫塊。兒子出生後一段時間,因為我的皮膚出現問題,我人生中第一次服用藥物。這對於我的皮膚有很大幫助,但我的纖維腺瘤突然急速生長。在一次例行檢查中,我的婦產科醫生告訴我,我的纖維腺瘤變得更大了,已經有3.6厘米,她堅持我需要切除它。我不惜任何代價都想要避免手術,我很害怕手術,我的兒子來到這個世界,我很害怕手術後我不再健康不能陪伴他,他喜歡擁抱,有無窮精力去玩;我怕我不再能夠陪他一起做他喜歡的。所以我試圖延遲手術,但很顯然,我必須做手術。當時我已經預約了手術,但我差點就瘋了,我以為我無法跨過這個難關。

我一直在尋找其他治療方案,在互聯網上,我看到一些關於無創超聲刀的資訊 – 我真的很高興。我明白到這個治療不是一個手術,我覺得我可以接受。我打電話給無創超聲刀治療中心,預約無創超聲刀治療並取消了外科手術。

治療前我不知道無創超聲刀是否真的有效,治療當天,我很緊張。我想:無創超聲刀會像我一直害怕的手術嗎?我需要側躺在床上,機器放在我的乳房外側,貼在皮膚上。治療過程中,我除了不時感到刺痛之外沒有其他感覺。治療大約一個小時,我的乳房有點腫,當麻醉藥效過後有灼傷感,但是,我並沒有經歷痛楚。治療後,我能再次與我的兒子玩耍,把他抱在我的懷裡,那對我來很重要。我很高興我沒需要接受手術。

短短一個月左右的時間,我覺得我的纖維腺瘤縮小了。四個月後,我的婦科醫生說現在纖維腺瘤只有1.1厘米,比豌豆還要小!婦科醫生和我都很高興、很滿意這個結果:纖維腺瘤縮小的速度遠遠超過我的預期。我會毫不猶豫地再次選擇無創超聲刀。

薩斯基亞,19歲

我已經注意到腫塊變得越來越大,我很害怕它會繼續增長。它看起來並不可愛。

閱讀更多 ›

「當我差不多16歲時,我經常感到我的胸部疼痛,是相當不規則的痛楚,終於我去了看醫生。有趣的是你不知道它是什麼,當然我很擔心這可能是癌症,我的母親也很擔心。醫生最後確定了它是腫塊,並安排我到醫院接受穿刺活檢。我當時被告知我的胸部有一個纖維腺瘤。

我已經注意到腫塊變得越來越大,我很害怕它會繼續增長,當時它已經是顯而易見了,平躺時尤為突出,它看起來並不可愛!纖維腺瘤大概3.9厘米,我認為它必會在某個階段變得非常糟糕,所以我要不惜一切代價去治療它。醫生說可以切除它,但我不希望開刀而留下疤痕。而且我年輕的時候曾經患上癲癇,對麻醉有不良反應,不適合接受手術。

然後我媽媽告知我她在網上找到有關無創超聲刀治療的資訊。

無創超聲刀治療不會留下疤痕或皺紋,治療後的乳房外觀上不會跟另一邊有任何分別,這令我釋疑,我很清楚我需要的就是無創超聲刀治療。

治療當天,我很緊張,因為我不知道我是否會感到疼痛。但整個治療過程中,只有某個位置有一點拉扯感。確實有一點痛,但只是持續很短時間。

治療後,我的胸部有一點紅腫但並不嚴重,我能馬上回到正常的日常生活,並沒有什麼不能做。

自我有腫塊以來,我第一次看到腫塊縮小,半年後覆診時,它的體積已經減半,現在它看起來更好。我很滿意無創超聲刀沒有造成疤痕和創傷,避免了感染風險。我有一個纖維腺瘤在另一邊胸,我打算再次接受無創超聲刀治療。

克勞迪婭,33歲

不知不覺中,它的存在感令我感到麻煩。但這種感覺現在消失了,是一種很大的解脫。

閱讀更多 ›

«2013年初,我發現乳房有一個腫塊。隨後,我詢問了婦科醫生的建議。超聲檢查後,他證實這不是癌症,只是纖維腺瘤,還做了抽針檢查。

接下來的三至四個月裡,我有定期追蹤,發現它長大的很快。超聲波掃描後確認它已變大時,
醫生告訴我盡早切除。但我怕外科手術。

此時,纖維腺瘤變得非常大。然後我讀了一篇關於無創超聲刀的文章,並向網站提出了解更多這項治療的請求。當時,無創超聲刀是一項較新的技術,但我並不擔心,因為我認為它不是開刀手術,以及不會留疤。

我在無創超聲刀治療中心預約治療,過程只需躺著並不能移動約一小時便完成。術後立即回家,我的乳房一開始有稍微浮腫,內裡感覺有點熱,但一切都很正常。

一至兩週後,乳房纖維腺瘤開始收縮,此後一直變得越來越小。現在,它只有2厘米。我推薦使用無創超聲刀治療,即使纖維腺瘤不太感到疼痛。

以上分享皆為真實病人案例。 以上案例純屬分享,具體情況或因人而異。

歡迎您一起分享您的成功案例!

歡迎您一起分享您的成功案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