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創超聲刀
治療甲狀腺結節:

病例分享

無創超聲刀治療甲狀腺結節:

患者分享他們的故事

每位患者的病史都是獨特的:閱讀患者的心路歷程,翻譯 並找出他們選擇無創超聲刀治療甲狀腺結節的原因。
安德里亞,54歲

「真的非常感謝無創超聲刀至好我的甲狀腺結節

,自此以後我不必再長期服用藥物。」

閱讀更多 ›

「一開始我無法解釋為何吞嚥有點困難。之後,當我塗抹乳液時,我明顯感覺脖子上長了一個腫塊。我擔心這會否繼續生長以及是否良性,而且讓我感到不舒服。

於是,我便諮詢家庭醫生,他把我轉介給給核醫科醫生。還好腫塊是良性的,而且我也沒有
甲狀腺功能亢進或功能減退。但由於結節已經4.5厘米了,有點大,醫生建議治療。
醫生給我一些藥物服用。然而,我覺得有些副作用,例如頭痛,心動過速和嚴重的腹痛。
有一天,我閱讀到一篇關於無創超聲刀的文章,它說不用手術便可治療甲狀腺結節。
我在無創超聲刀網站在帕德博恩找到了一個治療中心,並立即安排了初步諮詢。兩週後,
Hakman醫生仔細地解釋了無創超聲刀的原理給我:毋須全身麻醉和不開刀,用高聚焦超聲波的
熱能消融結節,治療於門診進行。一個月後,我便接受了無創超聲刀的治療。
感謝Hakman醫生的講解及治療。當然,治療時我還是很緊張的,在40分鐘的治療過程中,
身體不可移動。我覺得下顎和肩部有輕微的麻痺感,不過,治療後這些感覺馬上消失。
我能夠當日出院並去上班。四週後回到醫院覆診,結節已經縮小很多,四個月後,
它縮小了一半,這些日子裡我都沒有服用任何藥物。我真的很開心地再次照鏡子。」

 

 

伊洛娜,59歲

「對我而言,當我得知我的甲狀腺可以用溫和的超聲治療系統治療時,這是個莫大的安慰。」

閱讀更多 ›

「甲狀腺結節在我們的家族中非常常見。 我自己則從來沒有這個問題。

然而大約三年前,我常常水腫,流汗,疲憊不堪。 我懷疑自己是否更年期或哮喘引致的。 向整骨醫生諮詢之後,他懷疑我有甲狀腺問題。及後,我接受血液取樣檢查,全科醫生告訴我,我的甲狀腺是正常的。我有點懷疑,想讓專家醫生檢查我的症狀。與此同時,我聽聞Seeberger博士擅長甲狀腺疾病。我立即預約他的門診並把我的血液報告交給他。

原來,我的甲狀腺完全不協調。過往疲憊不堪,流汗,呼吸問題等都與甲狀腺結節有關。
我非常害怕手術,但Seeberger博士很快讓我放心。他向我介紹了一種新的並溫和的治療方法,他使用超聲治療系統,通過加熱熔化甲狀腺結節組織。他仔細地向我介紹所有關於無創超聲刀:毋需住院,保護健康組織。最重要的是:完全無創,無切口。我感到放心也很快做出接受治療的決定。

治療後的第二天,我已經感到呼吸比以前更順暢,而且,結節在三週內已經縮小了三分之一。我沒有想到我的症狀會如此迅速地緩解。

由於我在甲狀腺的兩側都有結節,治療分兩次進行。第二次亦非常順利。

我非常高興我不需切除甲狀腺,可能很快就不需要服用任何藥物了。我再一次感受到聽取自己內心的聲音是多麼的重要。」

梅蘭妮, 41歲

「超聲治療系統對我來說是一個真正溫和地治療我的結節的選擇。我會盡可能延遲一次手術。」

閱讀更多 ›

「在我年輕的時候,曾經甲狀腺有問題,並在早期進行手術。 從那以後,我每天服用甲狀腺激素。 多年來,結節不幸再次形成了,而且長得越來越大。 最後,結節的大小約2.3厘米,越來越困擾我。

我感到吞嚥困難,喉嚨腫脹,經常疲累,結節壓迫到氣管而感到氣急。我知道情況不能繼續下去。因為我害怕可能的風險,比如聲帶麻痺,所以我不想做手術了。

另外,上次的手術導致內部組織留有疤痕,這次當醫生建議我使用超聲治療系統代替手術時,我毫不猶豫地說好。對我來說這才是一個真正溫和地治療我的結節的選擇。我會盡可能延遲一次手術。

無創超聲刀的風險很小,無疤痕,無需全身麻醉,我很放心,而且治療後還可以立即恢復到日常生活。治療當天,我還是很緊張,因為我不確定是否會感到疼痛。因此,醫生給我輕微止痛藥。治療進行大約45分鐘。

過程中沒有不適,也不疼痛。在消融時,會感覺到刺痛感和壓力感,這種感覺沿著下巴,肩部和頸部方向的位置而擴展。治療部位也會感到冰冷,下顎有輕微的拉力。但兩個小時後,一切都好了。我在日常生活中沒有受到任何限制。

結節現在已經明顯縮小亦無症狀。我特別喜歡頸部沒有疤痕,更不會甘擾你的生活。我強烈推薦這種治療方法。」

以上分享皆為真實病人案例。 以上案例純屬分享,具體情況或因人而異。

歡迎您一起分享您的成功案例!

歡迎您一起分享您的成功案例!